海高资本外盘期货配资客户告基金经理案频发 私下委托"大腕"炒股风险大_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盛朋配资网-配资公司-黄金配资炒股-线下配资平台

  基金经理,在很多人看来,他们是拿着高额年薪,知道种种股票交易内幕,动辄可以决定数亿甚至数十亿资金的流动。很多股民、投资海高资本外盘期货配资客都希望能攀海高资本外盘期货配资上这样一个基金经理,让他带着自己去投资,去赚大钱。

  按我国法律规定,证券、基金等金融理财行业从业人员是不许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的。但近年来,这种金融从业人员接私活的风气悄然而生,虽监管部门三令五申也仍海高资本外盘期货配资有人铤而走险。不过,别以为傍着基金经理就稳赚不赔,记者昨日从深圳福田法院海高资本外盘期货配资了解到,客户起诉从业人员填补亏损数十万甚至上千万元的案例并不少见,2013年~2014年,该院受理该类案件10余宗,标的额最高的就达人民币2000万元。

  典型案例

  欲傍大腕炒股票 最终亏损近八成

  近日,一起由福田法院一审的基金经理私接证券买卖纠纷,深圳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

  1973年出生的韩文(化名)是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妻子叫李圆(化名)。2007年,李圆跟曾兰(化名)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曾兰委托李圆对其名下股票账户进行投资操作,李圆在适当条件下收取一定投资收益作为咨询费用,合作期限为一年。其中还约定,规定账户产生利润二八分成,而且“亏损额度达到初始投入10%时强制止损”。

  3个月后,在2007年4月,曾兰的同事莫煌(化名)知道了这事后,也经曾兰介绍找到了李圆,还依样画葫芦地参照李圆与曾兰签订的《合作协议》达成了口头协议。一开始,莫煌确实是尝到了甜头赚了不少钱,于是在2007年11月和2008年1月,莫煌分两次一共给韩文的账户汇入了21万元,作为分红款。

  然而,好景不长,莫煌的账户从2008年年初的125万元,到2010年2月底市值只剩28万元。莫煌不干了,她怀疑韩文违约,还可能伙同他人暗箱操作股价,人为造成自己亏损,因为其中一只股半年亏损逾70万元。于是莫煌报警了,未果后又告上法庭,要求判令韩文返还21万分红款。

  一审福田法院审理后认为,莫煌和韩文之间达成的口头协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相关规定,应为无效。所以,韩文因该协议取得原告的21万分红款,应当返还莫煌。

  韩文不服上诉。深圳中院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出资六千万亏损超三成 血本无归

  福田法院受理的相关案件,最高标的额达到2000多万元。一名来自东北的女士,千里迢迢在深圳找基金经理买卖证券,最终亏损超过2000万元,基金经理承诺3年还清,结果最后双方还是闹上了法庭。

  邹瑟(化名)来自东北,而黄阿生(化名)是深圳的一名基金经理。邹瑟诉称,自己与黄阿生在2009年11月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由邹瑟出资近6000万元,由黄阿生在邹瑟的账户内进行证券交易。双方还约定了奖惩协议,如果邹瑟账户发生亏损,黄阿生负责把同等的资金给邹瑟弥补亏损,如果邹瑟的账户盈利达到20%时,邹瑟向黄阿生支付盈利部分的20%作为报酬和奖励。

  到了2010年7月,双方的投资合作到期,邹瑟账户亏损达到2000多万元。这时,黄阿生给邹瑟出具还款声明,承诺3年内支付2000万元,并以黄阿生所持有广州某公司500万股作为还款保证。

  可是,3年来黄阿生未支付邹瑟任何金钱,于是邹瑟把黄阿生告上法庭。后来,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由黄阿生在今年5月前支付邹瑟损失2000万元以及约定的利息。

  该案因涉案标的数额巨大,仅案件受理费就由邹瑟预交了14万元,后来因调解结案,法院实际收取了7万元。

  私托隐患

  隐蔽性强 客户追偿难

  记者从福田法院了解到,该类案件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高额利润驱使,客户利用从业人员的专业金融知识和前沿消息优势替其操作盈利,从业人员利用客户资金“空手套白狼”,双方一拍即合。二是委托隐蔽性强,客户和从业人员只需约定委托和分成方式,告知账户和密码即可,操作方便,隐蔽性强,难被发现。三是亏损难以追偿,与金融机构相比,个人接受委托理财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也欠缺赔偿亏损的能力,一旦出现数十万甚至上千万元的亏损,往往难以追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