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20剖析互联网金融混沌年 风险频发 监管重塑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盛朋配资网-配资公司-黄金配资炒股-线下配资平台

【编者按】对于互联网金融这个新生事物来说,近两年风头无二。各类P2P平台、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疯狂冒尖。

  对于互联网金融这个新生事物来说,近两年风头无二。各类P2P平台、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疯狂冒尖。规模迅猛增长,模式一再创新的情况下,2015年也迎来了互联网金融风险集000520中爆发之年,携款跑路,资金池问题以及非法集资等事件频发。

  另一边,7月10005208日人民银行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互联网金融监管框架终于出台。随着监管框架落定,互联网金融相关细分领域的监管细则也会在随后逐步完善。

  就在风险与监管相碰撞的情况下,互联网金融行业将迎来新的格局。

  跑路、诈骗和非法集资日记

  日前,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文海兴便指出,中国互联网金融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突出问题和风险,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文海兴着重指出两类风险,一是有些从业机构资质较差,网络信息系统脆弱,时有平台倒闭,经营者卷款“跑路”等事件发生。二是有些从业机构存在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隐患,消费者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

  而根据记者梳理了这两年互联网金融(主要以网贷平台为主)爆发风险事件后发现,携款跑路、诈骗和非法集资也正是目前互联网金融面临最多的三种风险事件。

  根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网贷平台共新增问题平台81家。而累计问题平台达到976家,这一数据在2014年仅有122家。

  实际上,这一数据仍在上升,而且大有加速上升的势头。与此同时,一些此前被业内认为“靠谱”的平台也出现在了风险事件的名单当中。

  9月8日下午,国湘资本网也发公告称,“为配合近段时间全国范围内的金融秩序整顿,国湘资本网目前各000520项业务暂停,但集团业务仍然在健康发展之中,仅国湘资本网部分高管及员工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调查中”。此前,深圳经侦突击检查国湘资本,带走国湘资本员工31人,包括法定代表人、CEO和运营总监、技术和财务人员。

  同一日,深圳融金所八名员工涉非法集资遭刑拘,包括融金所总裁张东波、副总裁刘丰磊和总经理孟楚在内的八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警方刑拘。

  融金所2013年6月正式上线,之后以平均每月开两家甚至一天之内开出三家分支机构的速度迅速扩张,目前已有31家分公司,累计交易额已近48亿元。网贷之家数据显示,虽然最近一周成交额大幅下滑,融金所过去30日的成交额在全国几千家P2P平台中排名第24位。

  一家深圳P2P平台人士谈到融金所时说,融金所在深圳做得算是比较有规模,而且口碑也是比较好的。

  风险事件频繁爆发之下也表明互联网金融处在混沌之时,行业急需明确规则和监管。

  监管靴子落地

  事实上,伴随风险爆发的也正是行业监管的加速落地。

  7月18日,人民银行发布《指导意见》,该文件明确了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互联网金融主要业态的监管职责分工,落实了监管责任,明确了业务边界。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则认为,由于填补了互联网金融监管法律法规空白,并由十部委联合发布,可认为此次发布的指导意见相当于使中国互联网金融有了“基本法”。

  在顶层设计落地两月后,各个细分领域的监管细则也在加速推进当中。

  9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关于P2P领域的具体监管办法日前仍处于成稿前的修订、意见征求和会签流程之中。

  与此前市场预期有所不同的是,虽然《意见》已明确网络借贷业务由银监会负责监管,但即将形成的《网贷办法》,最终或将采取多部委联合会签的形式发文。除负责牵头的银监会外,《网贷办法》可能还将得到包括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在内不少于三个部委的会签参与。

  针对网贷的监管细则正在浮出水面。

  另外,8月初证监会部署针对股权众筹专项检查的用意正是通过检查进行调研行业情况,从而更快速的推进监管细则出台。

  由于监管单位才确定不久,实际上证监会对于众筹平台行业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一些众筹业内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这次检查即是调研。

  “与其说这是一次专项检查,不如说是一次行业摸底。证监局的委派代表对我们平台运000520作的每一个细节都问得很清楚。监管层希望通过这一次专项检查了解到目前股权众筹平台的运作模式,运行风险和运营机构的实力。”华北一家被检查的私募股权众筹平台人士对记者表示。

  监管倒闭新格局

  在监管框架成型、监管细则逐渐落地的情况下,行业格局也将迎来新变化。

  一些中小型的网贷平台便开始担心,严格的监管将倒逼自己出局。

  高搜易CEO陈康分析称,P2P平台之前出局的方式大多数是恶意诈骗、跑路等;今年纯粹诈骗的平台不多了,大多是经营不善,随着监管逐渐严格,接下来又将会出现更多因为监管趋严之后的被迫出局的情况。

  伴随着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出台,不少平台为了更符合监管导向,纷纷宣布增加平台注册资本。但对于5000万资本金门槛,多家P2P平台创始人大呼金额太高,获得机构投资的平台毕竟少。

  根据《指导意见》的要求,第三方托管是目前各平台必须做的重要保障工作之一,而银行是各个平台的托管首选。一位民生银行的人士对记者透露,目前排队等待对接民生银行托管业务的网贷平台已经超过了百家。

  因此,银行层面也对各家平台要求颇多,记者获悉在P2P与银行协商的过程中,银行对平台的硬件投入、风控团队、业务合规等诸多方面提出相当“苛刻”的要求。这也间接对各家平台形成了筛选作用。

  与此同时,股权众筹领域也在经历监管落地后的行业变化。

  8月初,证监会部署针对股权众筹的专项检查,根据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的表述,证监会对股权众筹的定义为: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

  根据这一表述,证监会明确区分了股权众筹与私募股权众筹。换句话说,股权众筹在未来要迎来牌照化的管理局面,而现有的股权众筹平台实际上并没有一家获得证监会的批准。

  因此,很多此前以股权众筹为名义的互联网平台不得不更名。

  深圳的一家股权众筹平台天使客便更名为“创业股权众筹融资平台”,另一家众投帮则变成“首家新三板互联网股权投融资平台”。除此之外,业界猜测未来可能会成为公募众筹平台的京东也将此前的股权众筹变更为私募股权众筹。

  众投帮创始人朱鹏炜对记者表示:“《指导意见》出来之后,便确定了众筹的特点是‘公开’、‘小额’这两个词,我们和证监会领导也进行了沟通,公开就是有说明的对象 ,相当于公募,因此它的准入门槛较高,国家对这个政策的导向也比较严格,因而对以后谁想做众筹是按照管理化的思路来走。”

  一旦股权众筹监管政策出台,现有的股权众筹行业也势必要迎来大洗牌。